现在时间:

一张车票回我的家

    来源:中国工人杂志网???时间:2013-04-23???浏览量:3036

一张车票回我的家

?

易荷

?

我还是要回家过年。

不管每年的车票如何难买,但,我还是要回去看看。

回去看谁呢,爸爸妈妈已经去天堂了,再也不用牵挂我这个不如意的女儿了,倒是我,经常经常地牵挂他们。都说天堂里没有贫穷没有纷争没有高低贵贱没有遥远的往返,可我还是经常牵挂他们,想着在梦中去到他们天堂的家园,去看看他们的样子。我当然也知道,这只能是幻想,他们享福去了,而我也只能回去给他们上个年坟,烧些纸钱,默默诉说曾经的幸福和正在经历的艰难。其实,这是我要回老家的真正原因,因为,这个偌大的城市是不给烧纸钱的,我的心酸又没处释放,只有回老家了。

回遥远的老家,得先买火车票。

开始听说春运增加了网上购票和电话订票,而且全部实名制,心想这下买票的途径多了,黄牛党也该下岗了,再也不用挤时间去窗口排长队了,岂不知,一天下来,全都白忙活了,连票的影子也没瞅着。

我准备农历腊月二十六也就是阳历119号回家,根据规定,8号就可以订票了。我7号就在12306火车票订购网上完成了用户注册。8号一大早起来准备先登录,等着订票时间的到来,但是,怎么也登录不上,我一直不停地点击,点击,还是徒劳。到10点了,我赶紧拿起手机拨打95105105,谁知,也是嘟嘟嘟的忙音。一直重复着拨号,重复着拨号,直到11点一刻才打通。根据提示,我直接按了订普通列车车票的“4”,因为可想而知,这个时候,直达列车的车票早已卖完了,尽管这样,还是被告知“没有您需要的车票”。这期间,事实上是,我也在听手机忙音的同时,一直在登录网上购票系统,可还是徒劳。

慢慢地,心急火燎的订票欲望变成了莫名的愤怒,这破网络这破电话!怎么办?赶紧上网看看有什么订票技巧。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因为我看到了一封信,一个牛人——我的农民工兄弟黄庆红给铁道部的一封信,原来对于大多数从早干到晚的农民工来说,网络购票比通宵排队买票更不现实,“哪里有这个时间去学电脑?哪里买得起电脑呢?”

我所属的这个群体已经远远落后于这个社会了,我感觉到了更加的愤怒,还有悲哀!

我们的社会确实是在发展,而且发展得越来越快了,可我们农民工群体的大多数人却还在原地;不可否认,网络购票确实是便利了很多人,但对于很少上网更少有网银的农民工来说,回家的路因为一张车票却变得难上加难。两个方向,一个越快,则显得另一个越弱势越卑微,所以黄庆红只是希望铁路部门能够网上和窗口购票同日发售,他能得到一个均等购票的机会。

这个社会怎么了?如果我们这个群体不用出远门就能挣到钱,如果出得门来能名正言顺地在城市安家,自然也就不会有这么艰辛的长途跋涉了,而我们这个群体是数以亿计的那么庞大!“你们呆在空调房里,坐在沙发上,抽抽烟、喝喝茶,弄出个什么网络购票,你们有想过我们的生活吗?”其实,我们这个群体不只是有网络购票的艰难;其实,这也并不只是“狗屁的铁道部”的错!

感慨归感慨了,票还是要买的。就继续在12306网上呆着吧,好在我请假了,不用想着上班的事情。

天堂里的爸妈要是知道我为什么请假不去上班,他们就又会难过了。

上班是为了挣钱养活自己,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家。挣的薪水马马虎虎,可一个深爱的人却在说好相守一辈子的稍后,转身离开了。都说爱需要原因而不爱不需要理由,可我还是哪儿哪儿都想不明白,那么多的美好怎么能说丢就丢了呢?他要我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可以信赖的大哥,可是,朋友和大哥能够是家的依靠吗?

我的家在哪里?有到我梦想家园的车票吗?
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!我就用我的感激我的期待我的祈祷,做我去到梦想家园的车票,这张车票,不需要网银支付,不需要电话预订,不需要排队等候,它就在我的心里,曾经的专注眼神温暖拥抱浪漫旅行,曾经的倾力帮助支撑鼓励,早已经注入我的生命,我就用我的一生践行曾经的爱的契约,守候我心灵的家园。

?

上一篇:暂无内容 下一篇:乌撒问茶